和皇位擦肩而过——肃亲王豪格(上)
XY890 发表于:2020-9-20 11:51:24 复制链接 发表新帖
阅读数:133
豪格争储落败后,依旧掌握着正蓝旗势力,为了彻底消除他的威胁,多尔衮处心积虑、暗中布置,时刻没有放松将豪格势力剪除消灭的行动。而原先不少支持豪格的两黄旗大臣们,因为他没有当上皇帝,所以为了私利投靠了摄政王。多尔衮于是利用他们之前跟随豪格时所接触的阴私,开始罗织罪名,持续打击豪格。

顺治元年(1644年)四月,投靠了多尔衮的正黄旗固山额真何洛会在多尔衮的指示下公开上奏,告发肃亲王豪格曾经在背后诅咒摄政睿亲王,说他:“非有福人,乃有疾人也,其寿几何而能终其事乎?”是忌恨摄政王没有同意自己继位,因此才如此言辞恶毒地咒骂。同时何洛会又揭发豪格在争位失败后不甘居于臣子之位,时常暗中联络正黄旗大臣扬善、俄莫克图、伊成格、罗硕等人,策划谋叛,夺取大权。



多尔衮立即召集议政王大臣会议,商议之后将豪格的支持者们统统逮捕下狱,然后论罪处死。豪格本人几乎也被下狱论死,但是在和他关系极好的顺治帝哭闹反对之下,才免去死罪,最后被削去所辖七个牛录的部属、降爵为肃郡王。

顺治元年(1644年)十月,清军已经入关,展开对中原地区的争夺。在顺治帝的坚持下,入关时立有战功的豪格被摄政王多尔衮重新晋封为肃亲王,然后派往山东作战,以使其远离中枢,不能借机恢复实力,产生威胁。

顺治三年(1646年)二月,豪格从山东作战返回京师后不久,多尔衮又以顺治帝的名义,将其授命为“靖远大将军”,统帅军队远征陕西、四川,和占据当地的张献忠大西军作战。张献忠在西南经营多年,实力强劲、军队勇悍,是不可小觑的强敌。多尔衮的用意是借张献忠之手,消耗豪格所属的军队实力,最好是击败豪格,这样自己就有机会以作战失利的理由严惩豪格。如果豪格在战场上丧命,那更是最好不过了。

豪格以靖远大将军的身份,率侄子衍禧郡王罗洛浑(代善孙、岳托之子)、贝勒尼堪(褚英之子)等,于顺治三年(1646年)三月西征川陕。清军在陕西击败李自成农民军余部,先后攻克邠州、庆阳、汉中、兴安、阶州等地,至当年五月,陕西彻底平定。六月,清军在豪格率领下南下,自汉中入川,攻击张献忠大西农民军。九月,张献忠放弃成都,率领主力北上,迎击清军。两军于十一月在西充遭遇,接着展开激战。

顺治三年(1646年)十一月二十六夜,亲自带领大军抵达西充前线的豪格派遣正黄旗护军统领鳌拜,率轻骑趁夜色掩护偷袭西充凤凰山太阳溪畔张献忠主营,自己则带着主力军队随后跟进。顺治三年十一月二十七(阳历是1647年1月2日)晨,鳌拜带领的清军前锋出其不意出现在大西军凤凰山大营前,然后趁农民军不备时立即发起突然袭击,导致农民军大败溃散。张献忠急忙亲自到前沿指挥作战,收拢军队分两翼反击清军,农民军在张献忠亲自指挥下逐渐稳住阵脚,并开始反攻,将清军逐回太阳溪对岸,双方在溪水两岸展开对攻厮杀。

战况最为激烈的时候,豪格带领清军主力赶到战场,随即加入战斗,凤凰山战场一片喊杀声,双方死伤惨重,但都不肯后退。张献忠身穿半截袖子的蟒袍、手执佩剑,腰挂弓箭,在侍卫亲军的簇拥于太阳溪边高地上指挥作战,两翼的大西军在主帅亲临战场的鼓舞下奋起作战,全线反击,清军死伤惨重,参领格布库等当场被击毙。

就在这时,豪格在降清的原大西军将领刘进忠引路下也抵达太阳溪前线,刘进忠指着远处高地上的张献忠对豪格说:“这就是八大王(张献忠)!”豪格于是冒着被大西军弓箭手狙击的危险,直抵太阳溪畔,接近张献忠后引弓发箭,张献忠卒不及防,中箭后不治身亡。大西军在主帅阵亡后军心大乱,不再有对战决心,纷纷四散奔逃,清军随后追击,大破大西军堡垒一百三十余座,获得了这场激战的最后胜利。

获胜后,豪格向顺治帝飞骑报捷:“臣帅师于十一月二十六至南,侦得逆……,列营西充,随令护军统领鳌拜等……先发。臣统大军……,次日黎明抵西充……鳌拜等奋击大破之,斩献于阵。”顺治帝大喜,下诏嘉奖长兄豪格,并加以厚赐。



豪格在四川获得大胜后,摄政王多尔衮既羞且怒,策划好的计谋居然出了差错,豪格没有战败或者阵亡在四川,反而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,将来他得胜返京时,必然携军功再次和自己展开新的权力争斗。为了未雨绸缪,必须斩草除根。

于是,就在豪格在四川接连获胜的时候,多尔衮指使党羽言官出面,弹劾与自己一同担任摄政王的郑亲王济尔哈朗,指责郑亲王府的建筑僭越逾制,济尔哈朗又擅自使用铜狮、铜龟、铜鹤等府内装饰物,最终济尔哈朗因罪被罚银二千两,摄政王的名头也被罢免。这样,多尔衮就将豪格在朝中最主要的支持者济尔哈朗排挤出了朝堂。多尔衮自己则顺势将头衔从“叔父摄政王”升为“皇叔父摄政王”。

顺治四年(1647年)二月至八月,在豪格所带领的大军在四川接连攻克遵义(当时属四川)、夔州、茂州、荣昌、隆昌、富顺、内江、宝阳等地、基本平定全川的同时,多尔衮也在京师紧密布局,将支持豪格的官员将领们或调动或贬斥,或者干脆论罪下狱,清除了朝中亲豪格一系的势力,接下来,就是等豪格返回京师,往口袋里钻了。

顺治四年(1647年)八月,四川局势逐渐安定。由于连年战乱,地方兵燹连接,十室九空,粮饷供应无法解决,豪格在奏报朝廷批准后,留下部分驻军驻扎四川,自己则率大军经陕西返回京师,结束一年多的在外征战。



顺治五年(1648年)二月,经过半年地跋涉,西征大军在豪格的带领下得胜回京,顺治帝为了酬谢大哥的功劳,下诏在太和殿举办盛大宴会并亲自出席,慰问犒赏肃亲王豪格。这也是豪格最后的风光时刻。

三月,在多尔衮的指使下,宗室贝子屯齐、尚善、屯齐喀等(皆济尔哈朗侄子)出面诬告郑亲王济尔哈朗,重提当年济尔哈朗在太宗死后、两黄旗大臣私自谋立肃亲王豪格的时候明知此事却不出面举发,后来以扈从顺治帝入关的时候又擅自命令两蓝旗越过御营先期进发,数罪并议,应定死罪。多尔衮据此发动大狱,济尔哈朗和诸勋臣子侄都受到牵连,最后还是顺治帝出面干涉,才免去济尔哈朗死罪,但是降为郡王,其余太宗的旧臣都受到降职或者贬斥的责罚。

在解决掉两黄旗及济尔哈朗一方的豪格支持者后,多尔衮将终极目标指向了多年来的死敌——豪格。在他的授意下,豪格被安上了“纵容部属冒领军功”、“讳败为胜”、“重用罪臣扬善之弟”等罪名,于三月间被下狱论罪,然后削爵、幽禁于狱中。本来多尔衮是要将豪格直接处死的,还是顺治帝坚决反对,豪格才免于被杀。

四月,豪格被幽禁不到一个月,就莫名其妙地“病死”在狱中,时年四十岁。他的真正死因到底是什么,谁也不知道,或者谁也不敢知道。多尔衮和皇太极、豪格父子二十年的恩怨,随着豪格的瘐死,似乎是划上了句号。



顺治七年(1650年)十二月,已经是“皇父摄政王”的多尔衮在塞外狩猎途中坠马受伤,死于古北口外喀喇城,时年三十九。顺治帝起先追封其为“成宗义皇帝”,大加尊崇,但两个月后,稳固了皇权的顺治帝授意郑亲王济尔哈朗携巽亲王满达海、端重亲王博洛、敬谨亲王尼堪等宗室亲王,上奏追论清算多尔衮之罪,然后兴大狱惩处多尔衮生前党羽。顺治八年(1651年)二月,顺治帝下诏剥夺多尔衮帝号、王爵及皇父摄政王称号,并掘墓挫骨,以泄多年受制于其之愤。

处置清算了多尔衮之后,顺治帝为大哥豪格平反,恢复了他和硕肃亲王的爵位,让他的第四子富绶承袭亲王爵位,改号“显亲王”,并重新安葬豪格,立碑赐祭,以示怜悯和怀念之情。顺治十三年(1656年),顺治帝追谥豪格为肃武亲王,清朝追赠已故亲王谥号,就是从豪格开始。乾隆四十三年(1778年),肃武亲王豪格因生前的军功被乾隆帝迎入太庙供奉,配享太宗庙,享受后世子孙祭祀敬仰。这也是对豪格屡建功勋、又命运多舛的一生给予的身后安慰和补偿吧。
返回列表 使用道具 举报
#西充
条评论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高级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