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进阆中古城
当当当当裤裆坦 发表于:2021-10-25 09:10:27 复制链接 发表新帖
阅读数:203


在之前和之后的行程中,从没将它安排却意外邂逅,这是世间最美的相遇,如我走进阆中古城。

飞机在南充高坪机场上空降落时,窗外一个别样的地形,强烈冲击我的视觉。一条如“U”形的江流包围一座岛,凭着浅薄的地理知识,断定就是嘉陵江,但不知道被环绕着的是什么地方。待飞机降落,就迫不及待百度,原来就是闻名遐迩的阆中古城,全国四大古城之一,毗邻我援川所在地南部县。

古城南北或东西走向,呈十字形纵横交错。以中天楼为坐标,不管走在哪条巷子,都不会迷路。石板路在绵绵细雨润泽下,泛着清幽。在这里,雨天是常态,出来一定要带雨伞。撑着雨伞,漫步,随意抬眼,一条条笔直的平整的石板路从久远的年代向我们款款而来,恍然置身唐宋盛世的市井。沿街坐落着几处明清结构的大院民居,既有苏州园林特色,也有北方四合院的格局,融合为川北特色民居。

物华天宝钟灵毓秀之地,必然人杰地灵。陆游来过,曾写下“城中飞阁连危亭,处处宣窗林锦屏”,至今有放翁别院。杜甫来过,留下“阆中盛事可场断,阆州城南天下稀”,杜少陵祠堂还在。张飞守卫过七年,张飞墓在诉说当年巴国故事。不仅是巴国,还有清代,这里还是省府所在地,阔气的川北道署和肃穆的贡院就是明证。风水博物馆门口的河图洛书,如道行很深的老者那隐晦的指点,所谓风水,就是这个地方多年文化冲击沉淀形成的。

岁月推着古城往前走。街道商业气息,犹如滚烫油锅浮出的重重油烟,不可避免,只是这里夺人眼球的,基本是张飞牛肉和保宁醋。一个提醒着历史,一个解说着当下。两者都是当地标牌,是文化标签,是古城的名片。挡不住店主的热情吆喝,我也抿了一口保宁醋,醇厚,偏甜味,据说是川菜的精灵,坊间就流传“离开保宁醋,川菜无客顾”说法。

当街一大风景就是醋泡脚,几乎占据了街道店铺的榜首。泡脚,十元,按摩,加20元。

众多商铺招牌语的叠加,一直逗引我们。漫步两个小时,还是难以穷尽古城的幽深,确实有些累了,脚步便不假思索挪向洗脚店。

在泡脚时,老板听出我们口音是温州人,相谈甚欢。二十年前他曾在温州服装厂打工,这店铺是他家的,祖上四辈一直在这老房子安居乐业。店铺后面还有几进房子。本世纪初,听说古城作为旅游产业发展,便毅然回来以经营去守护老房子。

老板犹如资深的导游,傲娇陈述古城的前生今世,如数珍宝。在经济冲刷的本世纪初,围绕古城该“拆”还是“保”,曾发生一段激烈的权衡,在针锋相对过程中,一些古建筑轰然倒塌于改进派的思想中。他家挨着贡院,或许受其荫庇,在本世纪初旧城推进改造时,幸免于拆除。

为了证明他不是吹牛,主动带我们去参观房子。商铺往后门出去,那一排三四间平房都是他家的,现在租给别人。还有一块花园,凌乱种满了各种花草。因为不能拆建和改造,旧房子布满被岁月啮噬过的痕迹,犹如风烛残年的老人的斑斑褶皱。有时斑驳和凌乱,也是一种对古建筑保护的无奈。

再往后绕,也是他家的。然后带我们上了二楼阳台。古城全貌一览无余,这里,俨然屋舍如棋盘,次第铺开,锁住我的双眉。

阆中,名称别有特色。阆,说文解字,门高也,从门,良声。《管子》解释为空旷也。名副其实,可以想象,当初的古城规模宏大。在锦屏门城楼上俯瞰,古城青灰色屋瓦,闾阎扑地,皆是昔日钟鸣鼎食之家。现在平视,攒聚累积而又层次分明,铺展在眼前,那种岁月纵深感让人恍如隔世。眼前风景道不得,快速拍下几张,回去慢慢咂摸品赏。

和其他古城不同的是,这座古城不是模特,站在舞台纯粹为了秀。古城弥漫浓郁的人间烟火,沿街店铺后面,就是百姓生活之地。被誉为“中国十大最美院落”的胡家院坐落在一个窄窄的深巷深处。慕名而去,题着“古月庐”院落门口有人把守,门票十元。建筑大同小异,我不想买票,只是院内传来阵阵麻将声,驱使着我的好奇心,斗胆迈进一脚,环视一周,长长曲折檐廊摆放着众多扑克桌,一些人边喝茶边玩牌或者玩麻将。将生活过得散淡悠闲,由此可见一斑。

我一直在想,一个地方市民生活习俗,不是横空出世的,往往是源远流长。从商周开始到清代,古城设立过郡、州、府、道,一直是政治文化军事中心。绵延到新中国成立前,这里也设立过第三十三军军部旧址、军区指挥部旧址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两千多年来,一直是深受保护的核心地,何来忧患?有人为你负重前行,所以会有岁月安好。

准备离开时,看到价格表上写着,掏耳朵,20元,古阆掏耳,30元。不解,老板有些得意,掏耳朵缘起于这里,图享受;古阆掏耳,更享受。哟,那就干脆再来一个古阆掏耳,好好消化此刻的安好吧。

【来源:瑞安日报】

声明: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。邮箱地址:jpbl@wccm.sinanet.com
条评论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高级
相关推荐